西方金融资本主义危机面临内爆风险,中国如何发展?未来转型方向
侧边栏壁纸
  • 累计撰写 61 篇文章
  • 累计收到 18 条评论

西方金融资本主义危机面临内爆风险,中国如何发展?未来转型方向

龙流
2022-10-28 / 0 评论 / 70 阅读 / 正在检测是否收录...
温馨提示:
本文最后更新于2022年10月28日,已超过632天没有更新,若内容或图片失效,请留言反馈。

现在全球危机的真实背景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高负债的同时,高通胀走不下去了。那即将发生热战,而热战可能发生的地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债权国日本和中国。只要把中国和日本的债权打掉,西方帝国主义国家的这些债务就会大幅的减少。那我们在这个不断的做逆周期调节的时候。现在提出的跨周期。跨周期指什么呢?我们跨越了资本主义金融阶段的这个阶段性的危机,我们要跨过这个阶段,直接进入到生态文明作为主导产业的新的阶段。 因此这个国家正在做重大战略调整,把新的理念树立起来,叫以人民为中心,以两山为手段。 那推进的是生态化改成资本主义,自产业资本以来不断发生危机的那个周期,所以我们要跨过这个周期的新的重大战略调整,这个战重大战略调整呢,我们认为对人类文明是有一定的引领作用,所以才说中华民族文明传承他伟大复兴,首先取决于在全球化的这场解体的大危机之中能不能维持住。以目前的这种大规模向农村投入,形成实体资产总量不断增加,这种做法维持的住目前国内的产业资本不至于崩解,但是目标不是这,这是短期(目标),你维持得住你的产业不至于垮掉,就维持住就业了。就不至于发生社会动乱了。接着要干嘛?要向生态化转型,不能再这样,就是完全靠着大进大出,在沿海地区布局了一批低端产业,然后为西方生产去支撑他的金融资本的扩张,过去的那个发展方式实在是不能再继续了,经过这一轮大危机,我想,呃,我们20年前就一直在这样,呃,试图警醒大家,呃,不是被我们惊醒的。被西方自己的大危机不断的爆发而警醒的,所以现在中国社会的大多数人都已经知道了,我们不能再像美国做这种双重攻击,来维持它的金融资本主义的续命。我们一定要转型,所以在这些事情上呢,我觉得在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现象,那些大企业家们啊,无论是大房地产商还是it商,他们手里拿的都是农产品,大资本急于要下乡,在经济危机的压力之下,过剩资本下乡已经成为一个必然趋势,那我们怎么才能维持的住弱势群体,特别是农民?他们的利益怎么保护,那我们看到也有一批中产阶级白领。他们也在下乡,但这些人下乡的要求的和大资本下乡要求圈占资源的目的是不同的,当然也包括很多在城市生存困难的这些房奴们,现在也放弃了在城市努力,选择下乡,所以现在呢,中国正在出现一次新的城乡融合的发展结构,这点呢,我们又是走在前面了,我们当时就在发动农民,发动群众,让他们形成组织。提高他们维护自己的资源权益,对外部资本做谈判的能力,提高他们的谈判能力就意味着保护他们的权利。类似像这样的事情,不仅是农民做,我们还要发动市民,所以我们现在说城乡融合,市民下乡,与农民联合共同创业,共同维护权益,走向绿色发展,这应该是我们推动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的内涵。那为此呢,我们也提出了。理论的归纳要从农业1.0到农业4.0,在农村中推进的所谓组织化,我们是根据生态资源环境条件来安排的。这点呢,我希望大家理解,往往一个山系,他的那个山的分水岭,就是现县、市这级的地缘边界。而一个山系的分水岭下面的这个山脉,这个沟系,往往就是一个乡镇,一个乡镇有多少个行政村分布在这条沟系里儿,小流域往往就是一个村。所以我们现在做的呢,就是如果在山区,目前我们的这个人口总量、资源总量、经济总量不够,那就以乡为单位来组建股份经济合作社的联合总社,所以这里边就给出了一个如何从农户到村社,再到乡社,最终呢在县域内形成集体经济的联合总社,这是一个在县里边儿开展工作的结构图。那我们最终要实现的是以县为单位的生态资源综合开发,让产业留在县域,让农民分享县域产业的收益的这样一个设计,我们把它叫做三级市场。制度创新先要在农村村内,由农民他们了解当地的资源情况来完成,对村域的资源性资产的定价,形成他们的资产本底。在和地方政府投资结合在一起,变成可以对接外部投资人和外部企业的工商注册的企业法人,但这叫做社会企业。我们用社会企业作为一个微观基础来对接外部投资人,因为合作社经济外部投资人所占的资产份额不超过20%,所以这仍然是农民群体自组织,自主发展的社会企业。然后再进一步,这个就是县域的融资平台。目前在中国国内有很多这方面的经验呢,客观上是因为什么呢?是因为中国在金融资本与美国竞争的过程中,美国的资本流入中国,中国是不开放人民币自由兑换的,所以他一定要对冲变成人民币,所以这个过程中间,人民币的这个货币总量也在大规模的上升,那就出现了客观上的金融过剩,当房地产不景气了,房地产总量过剩了,资金就不能进房地产了,那他进哪儿呢?所以我们现在正好是把过剩的资金拿来用于我们的三级市场建设,过去大量的资源性资产不得交易,不得开发,过去在资金短缺的时候,资本是不下乡的,那现在他过剩了,正好可以被我们打造的县域融资平台借用过来,成为地方的生态资源开发的金融工具,所以怎么把金融这个资本作为一个要素来使用,要靠我们做出的制度设计。目前的这个制度设计正在各地开展试点,一旦我们要是有经验了,我们会再向大家做汇报。总之呢,今天的这个时间有限,只能这样非常粗线条的把现在全球危机的真实背景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高负债的同时高通胀走不下去了,那即将发生热战,而热战可能发生的地点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大债权国日本和中国。只要把中国和日本的债权打掉,西方帝国主义的国家的这些债务就会大幅的减少。当这个新冠疫情刚一爆发,美国的政客们急于甩锅,非得说这是中国搞的。要把它叫做中国病毒,然后接着提出,就是要扣掉中国在美国的国债市场的投资,大约是1万多亿美元,作为对美国的补偿,就赖债的说法早就提出了,2020年早就提出,但是接着美国也爆发了新冠疫情,那这个甩锅不成了,那就进一步甩其他的锅,当这个其他的锅甩的也困难的时候,干脆就建立了所谓的民主国家的什么贸一体化,什么关税同盟等等,这些东西其实无外乎就是赖战联盟。就是现在战争的导火索,我们把这个道理讲清楚,接着回过头来看,对中国来说,我们应该怎么着?我们应该转型,我们不在同一个层次上跟西方帝国主义国家做竞争,我们转向生态文明。我们把我们的金融力量,产业力量用在生态化转型上,我们把这叫做跨周期调节好了,我今天给大家的汇报就说到这儿啊,肯定有很多错误啊,这个是个讨论性的提纲啊,说错了或者大家不同意呢,欢迎批评,谢谢。

0

评论 (0)

取消